13Nov

严肃讨论:我是怎么沦为集思团宠的?

时间: 2018-11-13 149 次浏览

 阿顺
首发:集思公众号

其实写这个命题作文我是拒绝的!

别人家的吉祥物都是神马锦鲤之类的,而我,到集思的第一天,就被设定成了,这个↓

(好吧据糖说是因为她觉得我长得像鼹鼠其实我也很喜欢土拨鼠但看到这张表情包时还是emmm)

好了,不许笑,这是篇严肃的小作文,嗯。

在混入成都的环保圈子以前,其实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旧物控,还有点囤积癖,虽然很向往那种一个背包走天涯的潇洒人生,但,无情的现实不断地提醒我:诶,房间又乱了,该整理了啊。

因为喜欢旧物,我频频混迹跳蚤市场,组织换物活动,甚至开过一家二手杂货铺。渐渐地,我开始为大量找不到出口的闲置物品操心起来,它们画风不一,但各有各的特色和功能,却面临被丢弃的命运。

它们是怎么被剩下的?

在换物活动上,我听到了很多答案:朋友送的、网购凑单买的、旅游带回来的、有了升级版后淘汰的,等等。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回答是,东西的主人也想不起来它是哪儿来的了,总之某一天就莫名出现在了家里。

原来,很多时候我们没有认真关注身边的物品,它们似乎越来越容易获得了,淘宝的九块九包邮,商店里各种买赠和满减、便宜到只穿一季扔掉也不心疼的衣服。只是,于我而言,旧物最迷人的属性渐渐消失了。

喜欢旧物,是因为东西会带着人的情感和记忆,桌子上堆的是物品,我们聊的,是自己的生活。认真对待生活的人也会认真选择ta的物品,被珍视的目光抚摸过的物品是会发光的。

后来接触到断舍离、极简、零废弃。和小伙伴们一起,把目光放在更远的地方,比如物品的源头,一件衣服是怎样被生产出来的?比如物品的归宿,随手扔进垃圾桶的塑料瓶去了哪里?有时候那不是一个令人开心的故事。

还记得8月18日,全国首个零废弃日,30多个朋友一起看《塑料海洋》。这是一部有点沉重、又带着点希望的片子。

看完有朋友说触动很大,想迫切地行动。也有朋友认为,个人行为总是有限的,还是要有政策的推出和引导,才会让大环境发生变化。提及环境现状,悲观和无力感总会出现,“我也知道好像应该做点什么,可我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吗?

在北京有一位名叫汤蓓佳的姑娘——大家亲切地叫她“老汤”——做了件很酷的事:个人生活垃圾减量。她一周产生的垃圾能装进一个小小的玻璃罐,少得让人惊叹。

老汤在网络和线下分享她的想法和尝试:先观察我们的生活,记垃圾日记。每天的外卖垃圾、网购垃圾,它们的产生,真的是因为什么宏观的外部因素吗?答案是否定的。那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只是大多数人忽略了其他的选项。

听了老汤的分享,我好像get到了些什么……能把一个星期的垃圾装进一个小瓶子真的很酷啊,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有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每个人都能做到。用适合自己的方法开始零垃圾生活,拒绝一次性包装,不是因为这是“正确”的、“应该”的,而是因为这是我们选择并且喜欢的,同时它还可以是轻松、有趣的!

有趣的家伙总会相遇吧?

在我所在的成都零活社群里,有能用塑料瓶做出BLINGBLING饰品的汪大姐,有顶着父母压力坚持办一场零浪费婚礼的汤圆,有一年不买新衣服但总能穿得美美的牛儿,有宁愿提着垃圾走两公里送去回收的娟娟,有一点点攒着同事拆下的快递包装、再把自己看过的书寄给群友的蒂朵……

每一天,大家都在用自己认同的方式做选择,这些选择也推着我向前走,组织活动,反思自身,做出尝试。一群人的力量总是比一个人大得多。

再后来,遇到一波神奇的集思小伙伴。嗲嗲的糖糖会刻好看的橡皮章,酷酷的Zebra有时说话像个诗人,可爱的阿爵看上去明明比我更像团宠啊,不大的办公室里还蹲着一口霸气的植物染缸,大家像养娃一样密切关注它的成长。

我就这样带着暗中观察的心情,成了集思小分队中大幅度拉高团队平均年龄的一员~

“人真的可以通过努力改变世界吗?”

——我不知道。

只知道,我想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物品,了解生活,和伙伴们从一件件小事开始,认认真真做点什么。人开始改变了,世界又怎么不会变呢。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