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an

十周年年会实录·卢红雁:Do the best,leave the rest

时间: 2012-1-8 2054 次浏览

 卢红雁1

        你们知道此刻的我有多幸福,有多感谢你们吗?我相信十年以后你们就可以体会到我刚才说的这句话的心情,如果你去做一件事情,你没有期待会像今天这样,当时去做(创建GreenSOS)的时候,并不知道今天它会是今天这样的一种状态,会有今天这样的幸福,会看到有你们这么充满朝气、有感恩、有包容、自我欣赏的年轻人在这个平台上找到了自己的快乐和痛苦。

      2001年GreenSOS成立,主要的原因是当时很多环保社团之间没有交流的平台我95年的时候还在读研究生二年级,当时成立了四川大学环保志愿者协会,在我成立四川大学环保社团的时候,那时候全国的大学生环保社团都还非常的少,大概只有几家吧。后来到了2001年的时候就发现社团之间的沟通比较少,那个时候网络也才刚刚开始普及,所以我们就想到了一个低成本的办法(建网络平台)来让社团之间有沟通。那么要建这样的一个网络平台,我们需要有人来设计网站,需要有技术派来做支撑,我们当时非常幸运,(当我们需要技术派的人时)有技术派的人就跳出来做志愿者了。那个时候我先写了一个项目建议书,就是要去申请钱来注册域名,要建立这个最开始的(网站),大概就是1000美元吧。为了这1000美元我挺幸运的就向美国的一个组织递交了申请,2000年的时候递交的,2001年的时候就开始建这个网站,刚开始建网站的时候其实就是在我们家里6楼,就在那个地方有2台电脑,主要就是余凯,贺剑,周鹏和周鹏的女朋友他们,我主要负责网站构建:它的内容应该是什么,打字、排版、编辑都是周鹏和他的女朋友来做,技术上面是贺剑和余凯。2001年的那个夏天,非常热,他们就在我家做这些事情。

       到了2002年的时候,到了我的人生轨迹上面的一个转折,就是我要去德国。很幸运的是在我去德国之前,我们有机会认识了美国的另外一个组织叫ECOLOGIA,ECOLOGIA当时资助GreenSOS很重要的一个项目叫小额资助(GreenSOS Fund),这个小额资助是由李绚负责的,大家知道这个项目是怎么资助的吗?这样一个小的项目是谁在资助呢? ECOLOGIA的本事是什么呢,ECOLOGIA当时在美国有一种融资模式,在东欧和中国,有好多草根组织,想做事的人想出来的点子,他们就把这些点子放在自己的一个项目网站上,然后把这些项目的信息发给他们的会员,ECOLOGIA在美国的会员大概有几千人,这些会员们有稳定的工作、有一定的闲钱、有一定的爱心,他们自己选,捐100美元或者50美元给某些草根项目。我们的GreenSOS fund项目就被列入他们的这个清单里面,我们很幸运的得到了ECOLOGIA若干年的连续资助,所以说我们当年的小额基金的项目比较受欢迎。最有意思的是,你们知道在小额基金设立的时候谁来选、谁来决定钱怎样来给吗?当时因为交通成本也很高,实际上,在设计项目的时候,比如说在西安,在兰州,在乌鲁木齐,在昆明……我们在网上都招募志愿者,在每个点有一个人就是这个小额基金的志愿者,然后在这些地方的学校都可以来申请这笔钱,我们在这样每个城市的志愿者间形成了一个虚拟的评审团,这些虚拟的人在网络来评该把这些钱给谁,给他们什么指导等等,后面李绚他们对这个项目有了一些变化。总而言之,当时这个项目还是立足于西部的,慢慢的,因为网络越来越普及了,那个时候大家还是蛮愿意上网的,现在大家就觉得只靠网络的力量,凝聚力就有限了,我们就开始做了很多例如卧龙项目或者地震以后的那些项目,实体型的项目越来越多了。卢红雁2

      另外的,在2002年还有一个非常精彩的项目就是绿色记者项目,我们发现我们大学生可以用我们自己的眼睛去审视自己身边的环境问题,我们应该有一些批判的方法,至少有一种批判的态度去思考、去找到原因、去理解,我们并不是要单纯的去指责谁。比如说刚刚绿色书架那有本书是冯永峰写的叫《不要去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局长在他对一个城市的环境保护的行为中也有很多的无奈和折中等等。

      那么把这些所有的事情放在一起,当初我们在建GreenSOS这个网站的时候,这个平台是怎么实现?在技术上我们当时还有一个创意是这样的:每个小的环保社团他们没有自己的技术力量来建自己的环保网站,所以当时GreenSOS的人气比较旺的原因是我们开发了一个平台,当时的环保社团可以用自己的账号去登陆,他可以有自己的密码,可以建立自己的虚拟空间,相当于社团就有他自己一个相当于BBS(论坛)的一个版块,他可以是不对外开放的,可以是自己的社团一个内部交流的平台,而他自己是没有成本的,不需要技术支持。在01年、02年有这样的一个平台出现还是很有新意的。GreenSOS最初的设计到现在真的可以感觉到中国的一个变化,我们可以看到网络的发展速度有多快,我们现在已经意识到了网络已经不够了,像刚才说的要把手机变成信息流通很重要的平台或者说微博,这些好像变得很重要了,那么未来我们会怎么样在这个平台上是不是也可以做些事情来考虑呢。

      总的来看,从我个人来说GreenSOS的十年就是纪念书签上面的一句话:Do the best,leave the rest。大家觉得这句话我们怎么来翻译要好,这句话对我来说是我做事方针很大的一个浓缩,也是一个最基本的态度。如果你去做一个事情,作为学生,作为GreenSOS的志愿者还是你去做别的事情,哪怕是刷墙这样的事情,你要尽力去做,最后刷出来的结果是一回事,但是在刷的过程中你有没有用心去做,有没有尽你最大的努力去做好他,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们的一生,最终的结果只是一部分,而我们怎么去走完每一天,怎么去面对自己经历的这些事情是很重要的,但是我还是不知道“Do the best,leave the rest”该怎么翻译,不完全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不完全是这个意思,但是有一定的这个意思。

      最后,我想再次的感谢大家,感谢GreenSOS这一路走来的每一届的志愿者,每一届的核心成员,我相信都是有痛苦有欢乐,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去认识好朋友,很多很多的感谢让我此刻是如此的幸福。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