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an

回望·刘杨:谈谈GreenSOS

时间: 2012-1-6 1745 次浏览

Dear 胡敏,

      见字如面。

      我刚放假,才得以有空回复你这封重要的邮件。抱歉,抱歉。

      虽然放假了,但我还是有很多学习任务,假期也排得满满的,所以没有办法写长长的文字。如果不至于太过敷衍,我就以这邮件作为对你邀请的回复,可好?

刘杨1

      今天收到GreenSOS“十周年回顾”邮件,里面有一个标题叫“我们的变化”,这让我想到GreenSOS十年间的种种变化(人员、项目、制度、网站、Logo、办公室等等),但也让我习惯性的向“本质”发问:变化之余,恒久的是什么?是什么让GreenSOS成为GreenSOS,并且保有作为GreenSOS的特质?今天,我们庆祝她的十岁周年,为的是促生新的变化,还是为了传承不变的价值?GreenSOS有属于自己内核的价值吗?如果有,是什么?变与不变,怎样平衡?

      如果这些提问太过抽象,我来说点具体的。最近,有机会遇见一位老友(05年月谈项目的立项、监督,直至评估的全过程,都是由她代表资助方CI(保护国际)进行与GreenSOS的协调和沟通),也许是因为久不知现状,提及GreenSOS时,这位老友问道“GreenSOS还有在做事吗??”这个问题,对我而言,不算尴尬,因为在我任GreenSOS全职期间,就曾多次被人问到同样的问题,甚至是质疑。而我的回答,只有轻轻一句“当然”!这是我对GreenSOS“存在与否”的一贯信心,过去、今天、未来,不曾改变,也不会改变。(这时候,会不会有人会跳出来说“扯淡!谁能预知未来?”总之,我会呵呵一笑“我不需要预知未来,我只需要知道此刻,当下,自己内心的信念就好”。别忘了,我是GreenSOS的“终身志愿者”,我已经自我定义了未来GreenSOS在我心中的价值,它不会因为GreenSOS的变化,或外部环境的变化而有任何不同。)

       这么“爆满的信心”从哪里来?如果问今天在任的GreenSOS核心志愿者们,他们也许会说,现在我们有固定办公室啦,我们有受资助的“实习生”啦,我们有很多项目啊,我们有资源和人脉网络啊,我们还有卢老师以及站在她身后的一大串“老人”啊……我们甚至即将可能有专职,有孵化器的支持……可是,这些都不是我信心和信念的核心来源,因为很多年前,以上这些条件的绝大多数都是不存在的,但那时我依然对GreenSOS充满信心(尽管我对当时的自己并没有什么自信),以至于我根本不屑于任何质疑GreenSOS存在可能性的任何声音。刘杨2

      胡敏,你还记得我这狗屁轰轰的信心来自哪里吗?我应该不止对在你面前提过1-2次呢。如果你能回忆起我对你说了什么,你也就找到了回答这封邮件开头部分那一长串排比问句的答案。因为我对GreenSOS信心的源泉,以及我所理解的专属GreenSOS的特质(或者说,专属GreenSOS恒久不变的价值)根本是同一样东西。我给你一点提示:

      “我有没有问过你,请你尝试找出另一个像GreenSOS这样,在成都本土的,于同一个时期成立的,离开了创始人密集度的参与,但依然可以一届又一届不断传承、延续至今的草根机构(虽然很多时候,在“外人”看来,她是跌跌撞撞地,以几乎匍匐前进的姿势延续着)?”

      你找不出第二个这样有顽强生命力的机构了吧?!的确没有吧!这就是所谓的“专属GreenSOS的特质”——在成都本土的,于同一个时期成立的,离开了创始人密集参与的,但依然可以一届又一届不断传承、延续至今的,只有GreenSOS。我是否可以说,甚至在全国范围内,在同一领域内,你也找不出几家像GreenSOS这样,靠志愿者一代又一代的接替而存活的同类机构。过去,我们常常强调每次这样的接替过程如何危机重重,后任负责人多么难找;但是换个思路想想,即使是公司或政府机构的上下任交接,常常也是危机四伏啊。

      危机不可怕。这是我前不久上生态学课程的时候学到的新观念。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不等于一个没有危机的生态系统,而是说在遭遇危机的时候,一个相对健康的生态系统有更强大的自我修复/恢复能力,或者叫“弹性能力(resilience)”。以这样的观点和角度来解读GreenSOS的过去,我们也许可以说GreenSOS还算是一个有坚韧弹性的系统吧。至少在过去负责人接班人选问题上,大家都有涉险过关,“到最后时刻,总有人跳出来,临危受命”,不是吗?

      在我此信收笔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提给所有对GreenSOS这个生态系统有兴趣的朋友们:本质背后的本质,又是什么?如果说GreenSOS的生存是因为她弹性,灵活性,那么她具有这些特性的背后的原因和本质又是什么?记得我们过去的交流中,我有表述自己的观点,但这一次,我不想让自己的想法窄化大家的思路。我把这个问题作为献给“GreenSOS十年回顾活动”礼物,是否享用它,如何享用它,任凭大家想像。

      向所有GreenSOS的朋友们问候,祝福!

P.S.

      问题参考提示:一个良好生态系统保持弹性(resilience)的原因是得益于系统里的生物多样性,还有物种在生存竞争过程中不断进化的活力。GreenSOS内部的多样性是什么?活力体现在哪里?

 

                                                                                                                                                                                                      刘杨于弗莱堡黑森林

                                                                                                                                                                   (刘杨:GreenSOS第三任秘书长,现称之总协调)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