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ar

从企业到NGO-成都根与芽·罗丹

时间: 2014-3-3 1392 次浏览

*根据2011年12月18日绿色沙龙现场录音整理

DSCF2534

      不是罗丹老师,是罗丹姐,或者是丹姐。不要把我看成老师,就把我看成简单的姐姐就可以了。

      罗丹,非常山寨的一个名字,只能说明我的老爸老妈在三十年前就很有远见的预知到今天这个社会非常流行山寨文化,所以那个时候就给我起了一个很山寨的名字

      首先向大家坦白一下我自己过往的经历。

      2000年到2004年,在川师大中文系,这是我所学的专业。这不是我自己选择的,是家里让我选择的。我本来高三毕业的时候,是想考烹饪专科学校,因为我很喜欢做饭啊,喜欢吃啊。然后家里就会说:“你没有出息,你一个女孩子菜刀也拿不动,锅也拿不动。”我说我做面点师吧,“和面你也弄不动。”然后就把我给否掉了,他们觉得做这个没有出息。我去学农吧,因为我对园艺也蛮有兴趣,家里面又是一片惊,“种地还要学吗?家里面这么多地,你随便找一块去种就好了。你读了这么多年书,竟然要去学农。”然后又把我给否了。家里觉得女孩子有一个稳定的未来,有一个好的家庭,这个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因为我从小文科就很好,那就去学师范吧,女孩子当老师,这个职业又受人尊敬,又很稳定。据说老师和医护行业是男性择偶对象排名当中的第一和第二,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就帮我选择了师范大学的中文系。事实证明我老爸老妈这次没有远见了,你看在十年以后的今天,不管是学农还是厨师,这两个专业都很好啊,呵呵。

      2004年到2005年,我是在成都美术学院做院办秘书,主要做的工作就是写文字,做宣传,搞党务工作,发展各位青年学子加入党的行列。工作一年以后,我感觉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可能没有办法再工作下去,于是我就离开了。在我离开的时候,就有一个心理学的老师忽悠我:“我要做一个心理学咨询师的培训公司,如果你有兴趣就加入吧。”这时候就好像你瞌睡来了,突然有人给你递了一个枕头。我感觉不错啊,我对心理学本来就有兴趣,可以了解人内心的丰富世界。通过这个方式,又可以接触到很多本省的全国的心理学方面的“大牛”,于是我就去了。

      2005年2007年,从这里开始我的企业生涯。这不是一个很正规很大的企业,更多的是,我和这个老师一起创业。因为我们背后是一家国内最大的做心理咨询师培训的公司,我们相当于是在成都建一个辐射西南的分部。在这里工作两年多的时间后,我是被动离开的。这个老师太忙了,在我很年轻的时候,让我一个人承担这么大的工作量,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而且商业的道路可能真的不太适合我,所以这个时候公司自然做的不好,于是就关门了。关门以后,那位老师和北京的老总对我还是很负责,说:“我们和成都的另外一家很不错的做咨询培训的公司有合作,你去那边工作吧。”后来我想想看,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想来想去似乎也不是。

      2007年的元旦节,到2007年7月,我半年无业。因为原来手里面小有一点积蓄,于是半年时间我就没有工作。半年时间我干什么呢?我很喜欢摄影,喜欢到处去走。那时候恰好我有另外的两个朋友,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也在迷茫。所以我们三个就像难兄难弟一样的,经常约着一块去拍照片,出去走。这给了我大量的时间去接触到一些NGO,因为喜欢去观鸟,去拍一些植物。后来和成都观鸟会的一些朋友搞了一个,用影像保护濒危物种的工作室,名字叫“西南山地影像工作室”。但是当时因为其他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这个工作室到今天为止都没有太成型。

      好,半年以后,我钱花完了,我得找工作啊。我就自己在想,我在事业单位也做过了,在大学里面,那样一个别人都很艳羡的地方。企业也做过,并且在企业里得到了迅速的成长。我究竟要怎么样?是去考公务员进入到一个事业单位,非常安稳的过日子,在仕途上面小小的奋进一下?还是再去找一个更大的更专业的企业,去多挣一点钱,让自己让家人生活的更好一点?还是怎么样?我很困惑,很多很多问号在里面。这个时候呢,有朋友提醒,你看你又喜欢大自然的东西,在大学四年里面又做了大量的志愿者工作,就像今天在座的各位学弟学妹一样。我在整个大学都没有好好上学的,这是我最大的遗憾。我经常讲我是中文系的败类,没有好好看书,都去搞社会活动了,当时已经做到团委下面社区援助中心暨四川师范大学青年校志愿者总队负责人的位置,当时川师有大量的活动,像中科协的年会、CUBA西南赛区等等,给了我大量的机会来做这些事情。这个时候发现,有些东西是冥冥当中有些关联的。最后觉得,NGO是我一个可能的选择,于是我就投简历了。

      我最开始投的是河流研究会和阿拉善。因为我很想离开四川,十九岁之前家里面都在非常非常小的一个小山村生活,大概12年前,成都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概念,说起都说:“我们去省城”,所以就想到更远的地方看一看,有朋友说:“你来阿拉善吧,这里很有意思的,可以满足你作为一个文学女青年的情怀,有边塞风格,蒙族文化,有很美的风光,还有你喜欢的大自然的东西。你过来吧!”我就投简历了。同时我也给河研会投简历了,因为了解到他们做的一些事情都很牛啊。

      07年7月的时候,阿拉善答应要我过去,我已经买好去那边的火车票了。临行前一天,我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和我讲:“你要去那么远,妈妈见你一次都要两三天的车程,你就留来成都吧。”这个是你永远都没有办法那么坚强去斩断的一个东西,所以就留在成都,那就剩下河研会啦,虽然我07年的时候和河研会做了一个考察,和他们也都熟悉。但后来他们更需要一个男生,可以长期在村子里面驻点工作,所以我就悲剧了。根与芽在招人,我也投了简历,只是它的招聘流程很长。当根与芽知道我已经买了去阿拉善的车票以后,就很快的在电话面试里面要我了,就不再看别人了。好吧,我就到了根与芽,进入了NGO。

      从07年9月,一直到现在。中间虽然无数次想过离开,但是最终都没有离开,然后就一直在这边“混着”。

      这就是我自己的个人经历吧,这里看以看出我不是一个对自己的人生特别清晰的人。我也很混乱,中间有过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进入根与芽工作以后,也有N多的纠结的时候。不管是自己的思想,自己家里面的事情,还是机构不清晰的定位,包括成都根与芽与北京根与芽之间的关系。当然,还包括钱,确实很辛苦,工资也很低,中间也有很多次反复,想要离开。

      不是因为我特别喜欢NGO,所以我进入这一行,也不是因为我对公益有很强的信念,所以我坚持到现在,是因为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因素综合在一起,所以我还在这条路上走着。从企业到NGO,我常常被别人问:“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毅然决然的选择了NGO?”顿时把我推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道德位置,但这就是我的一份工作,在我积蓄用完的时候我需要一份工作,比较巧的是,这份工作是我感兴趣的。我没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我也没有多么崇高的东西。我也常常和想要进入这一行的青年人讲,这就是一份工作,尽管相对于这个社会的主流文化,它是边缘化一点的,没有那么多的人理解知晓。大多数人还在以一个传统的慈善的眼光,认为这是很崇高的一个行为。

      首先这是一个职业,要有职业操守,然后才会把它做成你的事业。真的在一开始,我是把它当做工作来做的。对待它,我会去考虑它给我的薪水是不是我能接受的,至少要满足我生存的需求。

      今年有个词语叫“血汗公益”。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做,他究竟是为了什么。08年以前,老一辈的NGO,像西部阳光的梁晓燕老师、地球村的廖晓义老师,陕西妇源汇的高小贤老师,她们是NGO界的先驱者,和现在很多的NGO从业人员不同。他们有的是知识分子,有的是政府的某个部门的工作人员,从而接触到一些从国外来的援华项目,然后再投身NGO事业。

      08年过后,有很多新兴的NGO组织,是由商业人士下到NGO这片海来办的。发展较快的是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他们主要做学校教育。是由一大帮有海外背景的年轻人来做的,他们同样已经在商业领域中已经做到蛮高的位置了。没有人在一开始就很坚定的说我要做NGO。我们会发现,08年之前NGO做事的风格,和08年之后的有很大不同,主要体现在职业化方面。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离开学校以后,把它作为就业的一个选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以此为谋生手段。

      最近在微博上炒的很热的是“免费午餐”。他们先开始提出零管理费,后来又说从捐款中提出5%作为管理费,又提出项目费用即孩子的午餐费是一块,运营的费用再另外去筹。这带来的反应是非常激烈的,NGO内部的很多人是反对的,因为我们都希望它不是一个理想的、崇高的,需要大家做苦行僧的事情,而是回归到一种职业,同这个大千社会上的所有职业一样。我们希望对于这个职业,也有它自己成长、发展的路径,而不是在消耗了所有的激情和热情后铩羽而归,再回到事业单位、商业部门谋求稳定,从此谈起公益就觉得很受伤,这不是一个健康的常态。所以我们也在呼吁,无论是公众还是基金会,我们希望对这个行业去神圣化,或是去妖魔化,用一种正常的眼光来看待这个行业的工作人员,他们也要结婚生子挣钱养家,也可以风花雪月、弹吉他、泡吧,他们都是正常的人,并不是说他们从事了这个行业就摒弃了人的七情六欲。当然也不能排除个别人追求苦行,因为世界是多元的,但这毕竟不能代表整个行业的人的情况。

      我个人认为,跟NGO相比特别是很多还在发展的小型NGO相比,企业或是商业机构对一个年轻人的锻炼来说是要好很多的。拿我个人来说,如果我一毕业就进入NGO工作,而且是一个管理不规范,整天忙于求自己生存的NGO 的话,我不会这么快的成长起来以平和的心态面对工作中的一切困难。我认为自己在企业工作的那两年给了我很大的训练,可能也跟我工作的企业的性质有关,它是做咨询师培训的,它对工作人员的要求非常高,比如你在做一场培训的时候,你的名牌是怎么放的,你的音乐要怎么配,几分几秒主持人出来,谁去负责传话筒,谁去负责擦黑板,谁去负责跟学员沟通,所有的行为都非常规范,这在我看来是很多小的组织及小的NGO所缺乏的。

      之前我有和一个朋友聊过,他之前在根与芽工作,后来去了一家商业机构,这家商业机构也在和一些NGO合作,推动一些企业的员工加入NGO成为志愿者。他去了商业机构后就跟我讲他发现NGO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常常很多NGO谈起商业机构就是赚黑心钱、没有良知、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道德,好像我们NGO一谈起商业机构就是这种敌对的认识。他说自己从前本也是这么认为,可是真的去了商业机构才知道我们要学习的东西还是太多了。我们要学习的不是他们那种唯利是图、利润最大化的商业理念,而是工作的方法。他说自己最近在帮助两个青年人的NGO和一些公司去谈合作的项目,带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去动物园之类的场所,举办此类活动,他就发现商业公司在这类事情上的要求非常清楚:多少人,在哪个时间去哪个地方。他就拿着这样的要求去找NGO(也是年轻的工作人员),问这样的活动你们可不可以接,对方信誓旦旦的保证说没有问题,于是我的前同事也就想着没有问题,于是没有再过多过问此事。结果活动前一天那个NGO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工作,几点几分到哪里,进行什么活动 ,什么准备都没有。而且第二天的活动现场,这个组织的人还迟到了。公司的志愿者在那里了,小孩子们也都在那里了,这个NGO的人却迟到了。

      也许这是个小问题,但是却从中折射出了你对这个职业的职业要求达到了多少,你的职业操守达到了多少。并不是说你是一个NGO,是为人家服务的,你就可以忽略到自身的这些不足。这也会造成一定的恶性循环,让大家都认为只有三流人才甚至不是人才找不到工作的人,才会去NGO工作,因为NGO的门槛很低,对人才又极度渴望,所以但凡有点能耐都可以去NGO 工作,这个其实是一个很不好的恶性循环。

      第二个案例,还是这个朋友。他之前也很讨厌去和一些基金会或是国际性大的NGO打交道时那些繁琐的条条框框,每一个流程都要走到。比如说你要筹款,就要先跟相关部门的官员去谈,谈完之后写项目计划书,写完了之后反复的修改,然后再和上一级的工作人员去谈,一定要把所有的流程走完。完了以后,在财务的那个部分都非常严格,他就很讨厌这样的工作方法,可是去了商业机构以后才发现正是以前跟这些国际性NGO打交道的工作经历让他现在工作起来非常能够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每一个部分都有规定到,每一步都有跟你讲你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他就说跟小的NGO去打交道的时候,真的就没有这方面的东西。

      在08年我们正式到民政局去登记注册,成为一个独立的机构。在这4年多的时间里面,有些项目,我们的项目计划书写的非常的好,钱到手了之后,花到最后,结果非常差,和当初设定的目标差距非常大。但奇怪的是,即使是这样,你的项目还能过关。即使是不能过关,大家本着对这个行业的呵护和包容心理,认为“至少你还在成长,至少你还在做事情,至少你还没有消亡掉,所以这些东西我们都可以原谅”。但是以一个专业的职业人员的眼光来看的话,草根NGO也好,初创期的处于成长阶段的NGO也好,真的都太缺乏对自己工作的职业化态度,我们的工作应该更职业化一点。

      这个行业是有生态位的。上游是基金会,中游是大型的一些机构,下游是一线的草根的机构。我们的生态位在哪里?不管我们在哪个领域,我对这个环境议题究竟有多少的了解?有多深的了解?问一问自己,我们的发展在哪里?如果没有对于自己的规划,如果没有这个考虑,那我们就是一个给资方打工的伙计,帮他花钱而已。

      在我的办公室还有两个女孩子,她们也和我一样,都不是出身于富贵的家庭,也是靠这个来吃饭。在这个机构内部,每个人的生态位是什么?我们对于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比如我的一个同事刚进来,做项目助理,拿很低的工资,每个月不到两千五,她要租房,她要吃饭。她现在可以接受,因为她很年轻,目前没有太多的生存的或者家庭的压力。那么她也要考虑,经过未来一年的我们的共同的努力,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我在环境这个议题上,可以有多深的了解,是不是可以有发言权?我是不是可以从项目助理,变到项目官员,我的薪水拿更高一点?两年之后,我又会怎么样?如果这些东西没有考虑,只是凭热情进来的话,我想真的不会长久,这是从一个个体到进入一个机构的很重要的一个思考。

      第一,把它很正常的去认为它是一种职业。既然是个职业你们就要考虑它可以给你的待遇或者是回报是不是你能接受的。

      第二,这个职业,你的生态位在哪里,你的发展,你的空间,你对你自己的一个规划在哪里。我也见过太多朋友今天跳槽明天跳槽,看起来是有跳的好的,当然也有跳得不好的,所谓跳得好就是收入高了嘛,职位高了,但是自己是晕的,他不知道他到底要怎么样,他只是这行好玩,然后有兴趣,但是我觉得说,从一个个人成长或者从对自己负责任的角度来讲的话,这些是不是你要考虑的部分,你的目的在哪里,你的终点在哪里,但是我想谈终点这个话题太沉重了点,没有人想我自己要不停地折腾来折腾去,但是早一点思考真的会有好处的。

      第三,要看你选择的团队和你要去的这个机构的氛围。所谓的气场(气场真的很重要),是说你和你这个团队的文化和风格是不是有很合拍的地方,这个是要去考虑的,哪怕是说,这个机构做的事情真的是让你觉得:“哇,就是太佩服了,太佩服‘绿色和平’他们可以把自己绑在那个捕鲸船上,太佩服他们可以去抗争了。”这样的风格,欣赏是一码事,钦佩是一码事,但是作为工作人员,刚刚进入他们这个机构的工作人员来讲的话,就工作的方式,你是不是可以接受呢?然后和你一起工作的团队的伙伴,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他们谈论的东西,他们想的东西,和你是不是有很多很契合的部分呢?如果没有的话,真的是觉得,你面对你同事的时间要远远超过你面对你家人的时间,这个是要考虑的部分。

      第四,我觉得,我很想跟大家讲的是,得去看这个机构有没有清晰的规划和发展的情况。这个我自己觉得有很深刻的体会,这点呢,我觉得也是是需要向企业、商业机构来进行学习的,你为什么要成立这个公司,赚钱是一码事,但是你要怎么样赚钱,你是靠卖房子赚钱,还是靠卖抄手赚钱,还是靠卖衣服赚钱,你是满足什么需求而存在。怎么卖,怎么赚钱这个是工作方法的问题,所以你要去看这个团队,团队有没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规划,这个团队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而存在。我觉得NGO存在的价值它一定是契合了社会的某种需求,而不是说我们几个人就是对这个事感兴趣我们就干了,那干到最后我们就会发现说社会没有需求最后变成你们几个人的玩票,那你有钱当然没关系,你可以自己拿钱出来自己玩,但是如果你们需要靠别人给你的捐款,然后再去做事情的话,如果不是这个社会所需要的,是很难存活下来的,所以要看这个机构,它为什么要存在,他有没有一个比较中长期的规划,三年,这个机构可能要去做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要关注什么议题?清不清楚?然后五年,这个机构可能会怎样?清不清楚?这样子的话,你了解了以后才会帮助你来去评估自己,是不是适合在这个机构工作,你也可以从这个机构的一个发展来去看自己如果说进到这个机构中工作以后我们的发展在哪里,我可以和机构,配合它的这个发展可以有什么样的成长。

      谈到这个部分其实是我自己我非常愿意和大家分享的一个话题,根与芽为什么让我很丰富,从07年入职到去年年底,今年三月以前我都太困惑了,我很想离开,然后在07年到今年的2月份,我们机构基本上都是三个人的规模,最多不会超过五个人,只有我一个人是从07年一直做到现在的,我最近的同事是今年的十月份加入的。比如说我们现在这个团队我们三个人,然后我自己是在这个机构工作四年,然后另外一个是八月份进来的,另外一个是十月份进来的。然后之前走掉得同事有去黑熊的,然后有去山水的,然后也有回去生孩子的,然后也有去读书的,然后全是女的没有男的,前前后后算一下有6、7个人离开,离开的原因很多,但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什么,包括连我自己,这么多年都很纠结。然后我也无数次想离开,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这个机构很乱。根与芽也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样,像其他的像保护国际、WWF、小母牛一些比较规范的成熟的国际NGO那样,有非常非常清晰的框架跟规划,到底它要怎么样发展这件事情你很清楚,根与芽是没有的。就连大家外界对于根与芽的一个认识说根与芽是做环境教育的嘛,OK,没问题,做环境教育你的核心服务的优势在哪里,这个也是没有的,再加上我们07年、08年从北京办公室这样推出来让我们独立我们就更蒙了,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在这么纠结的这么困惑的情况下,只有像我这种人才不会走。      

      我不走是因为好歹觉得说是还是有一些感情在里面,我呆的最久嘛,还是想要把它做得更好一点,那其他同事,我特别能够理解他们离开,我甚至鼓励他们离开,不要再在那耗时间了嘛,然后,有好的机会就去嘛,因为确实,女人啊,女人青春的时间确实是蛮短的,然后男人其实也是一样了,年轻的那个时间确实是很短的,如果一直是在这里困惑在这里迷茫,然后又拿很少的工资,那你说,谁看的清楚未来是怎样,他一定会走啊,所以我特别理解他们能够走。

      这个就是回应到我刚刚说的,大家如果真的是要对这行感兴趣想要从事的话,一定要去了解你所感兴趣的那个机构它有没有比较清晰的规划,然后它有没有三到五年长一点时间的这种规划,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然后我不敢说我现在新来的两个同事,我们会一起前行多久,因为人生无时无刻不存在变化,所以我也不敢保证,但是整个包括我自己和我的理事会的成员,其实就是一个理事长比较多一点关心,然后和我新进来的同事,我们都有很深刻的一个感受是这个团队和以前的团队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一方面人不一样,当然不一样,气场不一样了,这个是占很小的一部分。但是最重要的部分是现在这个团队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对于机构所关心的议题,机构所要去发展的方向都非常清楚,所以说,他们包括我后来加入的这两个同事,他们加入进来之前,机构就已经做出了一个稍微像样子一点的、具有可操作性的一个规划,在这里谈到说规划一定要有可操作性,不然,我也见过很多机构花很多精力花很长时间去做所谓的战略规划,但是规划出来以后呢?规划在纸上,然后我还要去翻电脑然后才知道,才能想起来我的规划是什么,我要干嘛,像这样子的规划就形式了。

      以上就是我从事业单位到企业,到无业游民,到NGO。

      在这里工作的每一个女孩子是都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也不谈恋爱的,不,我们都在努力的!呵呵

      挣钱多的事情,未必就是你感兴趣的事情。也不是说我不爱钱,在做我感兴趣的事情的同时,还可以赚钱,以一种工作的心态看待你所做的事情,你会走得更远。

      最后,NGO期待各位的加入!

DSCF2579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