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十载

GreenSOS已经走过了十年,有过辉煌,有过平淡。无论这一路走来是如何的艰辛,是如何的充满回忆,他已和过去告别,迈向了第二个十年,我们期待看到他更多的十年。

风雨十年,感谢所有GreenSOS的志愿者,因为有你们的陪伴,我们才能走得更远;感谢所有给予GreenSOS指导与支持的机构和个人,因为你们,我们才能走得更扎实。

 

十周年年会实录

你们知道此刻的我有多幸福,有多感谢你们吗?我相信十年以后你们就可以体会到我刚才说的这句话的心情,如果你去做一件事情,你没有期待会像今天这样,当时去做(创建GreenSOS)的时候,并不知道今天它会是今天这样的一种状态,会有今天这样的幸福,会看到有你们这么充满朝气、有感恩、有包容、自我欣赏的年轻人在这个平台上找到了自己的快乐和痛苦。

卢红雁:DO THE BEST,LEAVE THE REST

当有一天他离开了,远离了GreenSOS,或者远离了这个城市,甚至远离了这个国家,但是你会发现GreenSOS已经成为了他心上那么鲜明的一个印记,然后从此之后他与GreenSOS就有了一种脐带一样的联系

十周年年会实录·颜炯:无数个人的精力聚在一起造就了GREENSOS

重要的并非十年本身,我们人为地赋予了十年各种各样的意义,或者价值,或者情感,或者理想,而正是无数的“人为”成就了如今的GreenSOS,成就了这一份完整的历史图景。

胡敏:GREENSOS十年记忆拼图 

 

回望

这么多年来,有很多人质疑过GreenSOS,质疑过GreenSOS的项目,质疑过GreenSOS的人,直至最后质疑她的存在。但GreenSOS依然在自己的路上坚定向前,你可以说她走的很艰难,你可以说她走的很蹒跚,但如今细数来背影后的脚印,你可以发现竟然是如此的清晰。或许有时脚印会很凌乱,亦或有时脚步显得有些无力,但每个脚印都充满着故事,充满着青春,充满着绿色。

赵翔:写在GREENSOS2010年青年月谈结束之时

GreenSOS这些年带给我什么?经历!我觉得这些经历很重要,是一辈子的财富。因为这段日子,我认识了很多牛人;因为这段日子,我交了很多一辈子的朋友;因为这段日子,我之后从事的各种工作都不再慌乱,因为学会了时间管理和高效工作

葵丽:GREENSOS十年

“我有没有问过你,请你尝试找出另一个像GreenSOS这样,在成都本土的,于同一个时期成立的,离开了创始人密集度的参与,但依然可以一届又一届不断传承、延续至今的草根机构(虽然很多时候,在“外人”看来,她是跌跌撞撞地,以几乎匍匐前进的姿势延续着)?”

刘杨:谈谈GREENSOS

陡然一怔,回想起当时青涩的我们,围在一个个临时“办公室”甚至某人的小窝里商讨着GreenSOS的第一年计划,第二年计划,第三年计划……没想到那么快就已经到了第十年了。从辗转流离的根据地到现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固定办公室,一批又一批的青年人,聚集在一个简单而自然的目标下“折腾”。有过困惑、有过眼泪、有过徘徊、无数次选择,不变的是一种发自心底的热爱。于是,坚持下来了,坚持了十年,那么每一年的付出就累积成丰厚的收获。

李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我们可以把GreenSOS放置在环保运动乃至公民社会发展的宏大历史中,从公民、公民领袖、公民组织等内部要素,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思想文化潮流等外部因素的角度看看我们现在身处何地,又可能走向何方。

李骏:近观而远思——为GREENSOS十年而追问

GreenSOS的路,当然自己去寻去选择,不需要别人去说。这条路,终究要是GreenSOS的路,而不是资助方以资金去导向要求的路。在新京报时,有句话,”我们永远在路上,鲜花永远在前方”。此语转赠与GreenSOS。祝十年大庆,再展新宏图。

吴昊亮:回望GREENSOS

假如没有这个圈子的影响,假如没有这个圈子这些优秀女性的带引,我想我不会走上公益环保这条道,至少不会像今天这样走得这么坚定与执着。

苏苏:她们,带我走上环保之路

没有与GreenSOS的亲密接触,我不会认识全国青年环境保护中的绿领们;没有在GreenSOS的志愿者经历,我也许不会到济溪来做全职的NGO工作;没有遇见GreenSOS,我想我的人生轨迹会完全不同。是GreenSOS给了我经历和机会,是通过GreenSOS认识的朋友们给了我选择自己喜欢的事业的勇气。

刘春来:我与她的那些事儿

不敢保证以后的我是否会走上环保这条路,但是因为GreenSOS让我对于环保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对于我的日常思维、生活习惯已经产生了影响,其实这也就是一种环保行为。

刘鹏江:对于GREENSOS我想说的话

返回顶部